研究基地
智库建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智库建设

浙商研究院发布2019年浙江省新型政商关系“亲清指数”

发布时间: 2020-05-28 20:59:51

523日下午,浙江省新型政商关系亲清指数2019)由浙江工商大学浙商研究院、大数据与统计指数研究院、教育部重大项目新型政商关系研究课题组联合发布。这是我院继去年首次联合发布浙江省新型政商关系亲清指数以来,再次对全省11个城市的政商关系进行全面评价。浙江工商大学校长、浙商研究院院长陈寿灿,副校长、大数据与统计指数研究院院长苏为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浙江大学求是特聘教授陈国权,丝绸之路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凌兰芳,浙江大学文科百人计划研究员、社会学系教授耿曙出席并发言。浙商研究院副院长、浙商博物馆馆长杨轶清教授主持会议。54.6人在线观看发布会现场直播。

陈寿灿指出,研究浙商和浙江省新型政商关系,对于新时代新型政商关系构建及中国特色制度优势的体现具有重要意义。浙江工商大学充分发挥大商科学科特色优势,努力成为展示浙江与浙商的窗口,近年来取得丰硕研究成果。浙江省新型政商关系亲清指数2019),旨在从科学反映营商环境入手,引领常态化疫情防控下对市场主体活力的激发。该评价更加注重从浙江实际出发来设计指标、搜集数据,以真实、直观、准确地讲好浙江故事。陈寿灿表示,今后将在细化、深化、持续化、动态化上持续下功夫,努力将亲清指数打造成营商环境改革展示与学术研究的新名片,助推浙江成为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窗口。

苏为华认为,亲清指数为企业家提供了定量判断政商关系的观察点,为各级政府提供认识政商关系存在的薄弱环节,从而找到提升的着力点。建议进一步细化指标体系,建立政商关系数据库,做好指数解读。

凌兰芳认为,无论是浙江亲清政商关系建设,还是亲清指数发布,都体现了干在实处、走在前列。今后可结合三服务相关内容,进一步丰富亲清指数体系,更好地推进政商关系建设。陈国权指出,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基础,决定了政府成为最大的资本控制者与运行商,导致地方政府公司化并以法制逻辑、经济逻辑、政治逻辑等三重逻辑进行治理。建立基于法治的政商亲清关系,要做到政企亲和、官商清廉。耿曙指出,中国正处于经济转型期,建立亲清的政商关系尤为重要。亲清指数三级指标体系简明清晰,为政商互动提供了方向。希望继续深化指数影响力,为政府企业提供决策参考,发挥应有学术价值。

为测度浙江优化营商环境举措的成效,并进行系统化、直观化、数据化的反映,作为浙江省新型重点专业智库,浙江工商大学浙商研究院于2019123日发布《浙江省新型政商关系亲清指数2018)报告》,首次对浙江省11个城市的政商关系进行评价,引发广泛社会关注。在持续考察浙江营商环境和数据采集分析的基础上,编撰团队又完成《浙江省新型政商关系亲清指数(2019)报告》,及时反映各地市政商关系构建的最新动态,总结提炼先行经验,同时结合新的形势要求,推动各地市新型政商关系的持续优化,为浙江两个高水平建设提供决策参考,也为浙江建设重要窗口贡献智库力量。

 附:《浙江省新型政商关系亲清指数(2019)报告》概要

  《浙江省新型政商关系亲清指数(2019)报告》构建的新型政商关系亲清指数”“两个维度入手,包括亲近指数清白指数,以及7个一级指标、11个二级指标、24个三级指标。其中,亲近指数由服务力、支持力、企业活跃度和亲近感知度4个一级指标构成,清白指数由政府廉洁度、政府透明度和廉洁感知度3个一级指标构成。值得关注的是,2019版指数报告的指标体系在三级指标上增加了新增企业增长率等指标,进一步综合反映各地区的企业活跃度等情况,使评估结果更准确、更科学。

就具体指数分值来看,亲清指数的最高分为89.2,最低分为78.2,平均分为83.1,标准差为3.4,标准离差率为4.1%,杭州、宁波、嘉兴与舟山处于第一梯队。亲近指数的最高分为88.3,最低分为76.5,平均分为80.4,标准差为3.1,区域内差异相对较小,杭州、舟山与温州位列三甲。清白指数的最高分为95.0,最低分为76.9,平均分为85.8,标准差为5.9,标准离差率为6.9%,嘉兴、宁波与舟山位列三甲。

基于浙江省新型政商关系亲清指数,编撰团队提出七条对策建议

一是在提升政府服务力方面,应继续以企业发展需求为导向,进一步提升网上政务服务平台上信息的覆盖面和准确度,提高在线业务办理效率;二是在提升政府支持力方面,应调整财政支出结构,落实降税减税政策,加强金融环境建设等;三是在提升企业活跃度方面,要继续营造公平有序法治的市场环境,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和最多跑一次改革;四是在提升亲近感知度方面,应划出党政领导干部与民营企业家交往的底线与高线,进一步建立多层次、多方式的沟通渠道;五是在提升政府廉洁度方面,要从全面从严治党、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三个方面推进,针对重点领域展开专项治理;六是在提升政府透明度方面,应完善信息公开,深化财税体制改革,规范支出预算管理,做好三服务七是在提升廉洁感知度方面,要善用负面清单”“权力清单”“责任清单,提升廉洁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