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基地
研究基地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研究基地动态

浙江大学宋学研究中心举办江浙沪宋史青年学者研讨会

发布时间: 2018-05-16 14:18:23

3月25日,浙江大学宋学研究中心、古籍研究所与长三角地区高校宋史教研机构联合举办的“江浙沪地区宋史青年学者沙龙”第十五次学术研讨会在浙江大学西溪校区举行。

上海师范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刘宇、浙江大学古籍研究所贾灿灿、上海师范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雷家圣、湖南大学岳麓书院闫建飞、浙江大学古籍研究所赵江红分别就宋人史学观念、宋代社会流动、北宋中期军事与政坛格局、五代时期洛阳地区政局、宋代星占书籍等问题作分享交流。

刘宇的《略论宋代笔记与宋代史学》一文以宋代笔记为中心,认为宋代笔记应当作为一种史学体裁纳入宋代史学的研究范畴。宋人创作了大量的笔记,推动宋代史学发展。宋代笔记创作群体极为庞大,不仅著名史学家有创作笔记,许多不知名的知识分子都有笔记传世。宋代笔记对宋代史学的贡献主要在于提供了丰富的史料、历史考证、史学评论和史学理论等。该论文由浙江大学古籍研究所贾灿灿、汪潇晨评议。评议人就“笔记”概念的界定、目录学的意义、宋人写作“笔记”时的史学意识、“笔记”作者的身份面相等问题与报告人进行了交流。

     浙江大学古籍研究所贾灿灿的《社会流动视角下的宋代“贫富无定势”现象解析——基于洪迈<夷坚志>的探讨》一文,以洪迈《夷坚志》为讨论中心,以数据分析的形式考察了宋代由贫而富的上行流动渠道,包括经营工商业、行医占卜、婚姻、意外之财,及以不义不仁起富的非法手段。子孙不肖、贪利忘义、谋财害命的人有可能贫困如初,而那些注重子孙培养、仁义守信、乐善好施的人更容易获得长久的富足。后致性规则在宋代社会流动规则中越来越凸显。《夷坚志》所描绘出的宋代“贫富无定势”的种种微观流动景象,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两宋社会的开放和多元化发展倾向。该论文由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古文献特藏部赵龙、杭州市社科院南宋史研究中心魏峰评议。评议人提出,史料的性质、史料的甄别以及宋代社会流动的特点等问题需要重新思考。浙江大学古籍研究所周佳也围绕西方社会学理论的适用性以及理论与史料的契合性问题提出意见。

上海师范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雷家圣《相权之外——由枢密院长贰的任用看宋神宗军事决策的特色》一文,对神宗时期枢密使的政治立场进行分析,认为立场偏向保守的枢密院对于主张积极拓边的宋神宗来说,很难起到备顾问、参谋议的作用。因此,宋神宗对军事与拓边事务多仰赖边臣的意见,甚至绕过中书与枢密院,越级指挥边境的文武官员。这种决策模式的负面影响导致宋夏战争中宋军的失利。该论文由杭州师范大学历史系尤东进、苏州大学社会学院历史学系丁义珏(书面评议)评议。评议人就神宗为何要任用立场保守的旧党旧臣任职枢密院长官以及神宗以御笔直接与边臣往来这一决策模式在宋代是否存在特殊性提出了意见。华东师范大学刘成国以他整理的《王安石年谱长编》为例,就神宗时期皇帝与边臣往来中宰相王安石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提出了新的看法。

湖南大学岳麓书院闫建飞《张全义的洛阳经营》一文,从唐末五代政治史上的重要人物张全义入手,利用墓志材料分析张氏家族世系以及其在洛阳的社会关系,探索张氏的洛阳经营如何体现唐后期五代节帅与地方结合问题。该论文由上海师范大学历史学系刘江、浙江工商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姜勇评议。评议人围绕“经营”这一关键词所需扩展分析的方面以及权力代际传承与崩坏的过程等问题提出了看法。浙江大学古籍研究所周佳也就节度使衔号与实际赴镇的关系提出了意见。

浙江大学古籍研究所赵江红《静嘉堂藏孤本<三辰通载>考略》一文,以文献学分析入手,对南宋星占著作《三辰通载》的版本流传等问题进行考察,分析了两宋时期星命学说发展之况。上海师范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束保成、莱比锡大学汉学系陈玲担任评议。评议就宋代星命与传统批字学说的关系,辽代墓顶壁画所载印度传来星命理论的关系提出了看法。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郑嘉励也就宋代士人命占理论与民间占卜术的关系提出了新见。浙江工商大学东语学院久保辉幸也提供了日本藏宋代星占善本古籍方面的信息。

沙龙尾声,浙江大学古籍研究所暨宋学研究中心龚延明教授介绍了宋代职官制度史以及历代登科录等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并提供了最新的研究成果论文。他充分肯定了本次沙龙的举办形式与学术水准,希望通过举办此活动打造学术名片,扩大学术影响力。

本次讨论会的议题跨领域、跨学科,讨论热烈,对于宋史相关领域的研究有所推动。

 

浙江大学宋学研究中心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