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学术视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视野

中国对非洲医疗援助的特点

发布时间: 2019-04-13 21:49:56

    2018年3月,美国《外交学者》报道,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发现,中国对非洲医疗援助是其在非洲获得良好口碑的重要方式。事实上,中国医疗援非已经有50多年的历史,不仅规模之大在国际医疗援助史上罕见,其立体式医疗援助体系及取得的卓越成就也举世瞩目。

  立体式援助体系

  中国对非洲医疗援助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1963年,应阿尔及利亚医疗援助请求,中国组织国内优秀的医疗力量,派出了一支由100多人组成的中国援非医疗队。此后的50多年间,中国对非洲医疗援助从未中断,援助队伍不断壮大,并形成了援非医疗队、援建医院、疟疾防治中心、捐赠药品和设备、医疗人员培训等全方位立体式医疗援助体系。

  派遣医疗队是中国对非洲医疗援助最典型的方式之一。50多年来,累计向非洲国家派出医疗队员约2.5万名,足迹遍布非洲50多个国家和地区,救治了近2.7亿名非洲患者。仅2014年,中国向非洲42个国家派出了40支医疗队。不少非洲国家物资匮乏、通信不便、医疗设备简陋,中国医疗队员以坚忍不拔的意志和人道主义精神克服重重困难,为改善当地民众的医疗健康状况,为非洲卫生部门基础设施和人员能力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奠定了中非间牢固的友谊基础。

  2006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中方承诺为非洲援建30所综合医院。至今,这一任务已经顺利完成,新建的31所综合医院投入使用,并配备了相应的医疗设施和仪器。中国援建的喀麦隆杜阿拉妇儿医院、中非友谊医院等都成为当地的综合性医院。此外,多年来,中国还为非洲援建了30个抗疟中心,并派巡回防治专家为非方医务人员进行培训指导。

  50多年来,中国持续为非洲国家无偿提供医疗物资援助,其中包括药品、医用耗材、仪器、移动和固定生物安全实验室、运输车辆等,以便于医院的顺利启动和正常运转。

  一直以来,中国医疗队坚持“授人以鱼”,更要“授人以渔”的理念,通过临床教学、观摩及学术讲座等形式,为非洲国家培养了数万名本土医护人员和医疗骨干力量,形成了医、教、研相结合的高端医学合作模式。不仅如此,中国的医疗人员还将针灸、推拿等传统医疗技术传入非洲,实现了非洲国家医学上的创新。

  此外,中国还帮助非洲国家共同应对重大突发性疾病挑战。2014年,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三个西非国家爆发严重的埃博拉疫情。中国先后派出16批临床和公共卫生专家组赶赴疫情国,累计派出各类人员共计27个团组,超过1000人次,同时,中国还先后提供了4轮总价值7.5亿元人民币的紧急援助。中国派出的医护队伍及提供的医疗物资为西非最终战胜疫情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援助到互惠双赢的转变

  相对西方的医疗援助体系,中国对非洲医疗援助有着自己鲜明的特点,主要表现为以人道主义精神为指引,不附带任何条件、政府主导、注重理性与双赢。

  第一,不附带任何条件。中国医疗援非的最大特点是“不附带任何条件”,“永远不强加意识、价值观和发展模式到其他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中国医疗援非是基于人道主义精神,而非利益驱使。1964年,周恩来总理在结束对加纳的访问后,发表了著名的“中国政府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八项原则”,其中包括:“不将援助看作单方面的赐予,认为援助是相互的;援助时绝不附带任何条件,绝不要求任何特权;提供技术援助时要保证受援国人员充分掌握这种技术;中国援助专家与受援国专家享受同等待遇,不许有任何特殊要求和享受。”因此,与西方推行民主、自由、人权等价值观不同,中国对非洲医疗援助更多地是从道义出发,重视国际道义和伦理规范在中非关系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坚持平等互利的援助,将人道主义关怀视为对非洲医疗援助的主要动因。因此,不仅绝大多数的援助都是无偿的,而且会充分考虑受援国的经济发展和民生需求,按照受援国的自身利益和立场决定援助部门与援助对象。

  第二,政府主导。在中国对非洲医疗援助中,尽管近年来,参与的主体越来越多元,但政府始终处于主导地位。对非洲医疗援助项目绝大多数处于官方层面,很多活动都是以卫生健康委员会、商务部和外交部为主体的机构直接参与。

  第三,日益注重理性与双赢。尤其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中非合作论坛的建立,以及政策、机制保障的完善与稳定,中国对非洲医疗援助除了继续秉持对非洲人民的人道主义关怀,夯实中非传统友谊之外,更注重在交流援助中惠泽双方,同时受益。医疗援助在改善非洲国家医疗卫生环境的同时,也推广了中医疗法,弘扬了中国传统文化与哲学理念。

  医疗援非在促进中非民心相通方面具有其他援助项目所无法具备的优势。事实上,在很多非洲国家,医疗援助也是最没有争议,最受当地人欢迎的援助项目。在改善非洲人民基本医疗卫生状况,造福当地百姓的同时,医疗援非项目成功树立了中国良好的国家形象。在未来的中非医疗援助与合作中,中国应加强机制化建设;拓展主体与形式的多样化,注重非政府组织与跨国组织在援非医疗中的作用;完善疾病监测与评估系统;加强影视、会议、学术等多种方式的立体宣传,促进中非友谊源远流长。

 

  作者: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周海金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4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