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团工作
社会组织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组织动态

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举行沙龙 探讨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与对策

发布时间: 2018-04-04 14:11:44

4月1日深夜,中国宣布对自美进口的128项产品加征15%或25%关税。这一针对美国此前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的回击,正式落地。中美贸易战这一话题再次成为关注焦点。

自从美国东部时间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基于对华301调查报告,指令有关部门对中国采取贸易限制措施后,“贸易战”三个字迅速成为最热关键词。一周以来,各方表态、评论等构成的庞杂信息量伴随着这一事件不断发酵。

那么,中美之间真的会全面爆发“贸易战”吗?开放大省浙江又该如何应对?

2018年3月29日上午,由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主办的第九十四期公共政策沙龙在杭州金溪山庄举行。本次沙龙的主题为“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与对策”浙江省政府办公厅副巡视员周毅,浙江省商务厅综合处处长陈志成,浙江省商务研究院院长兰健,浙江省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院长兰建平,浙江省发改委研究所原所长卓勇良,浙江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顾国达,上海虹桥自贸城有限公司总裁田浩,浙江省农资集团顾问方建华,浙江省普特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总经理吴英等专家参加了本次沙龙。浙江大学/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金雪军主持沙龙。与会专家就中美贸易摩擦的“前世今生”和现实策略,展开“头脑风暴”,共谋应对之策。

一、“贸易战”真的全面爆发了?

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经全面爆发?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在我看来,这并不意味着中美贸易战就此全面爆发,这只能说是一场局部的贸易战或者是严重的贸易摩擦。”对于不少媒体纷纷使用“贸易战”一词来表述此次中美贸易摩擦,省商务厅贸管处处长陈志成表达了不一样的观点。

陈志成看来,此前,中美之间在光伏产业等领域也有过上百亿美元的贸易摩擦,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4298亿美元,600亿美元占中国对美国出口总额的比重其实不到15%。“这不是中美之间的首次贸易摩擦,无非是这次规模比较大一点,影响力比较广一点。”陈志成说。

特朗普曾说:“我将中国视作朋友,但是贸易逆差的问题必须要解决。”那么,为什么美方在此时执意挑起这样严重的贸易摩擦?现场专家表示,这一事件背后有着战略和战术层面的必然性。

这场贸易摩擦有一定必然性。”省发改委研究所原所长卓勇良分析认为,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占美国进口总额的比例已经从1999年的7.9%提升到现在的21.4%。在美国眼中,长期以来中美贸易存在不平衡,且未来贸易逆差还有不断扩大趋势。

从战略层面看,相较于前任总统们纷纷聚焦国内问题,特朗普在竞选时就提出“美国优先”的口号,试图把美国的国内问题国际化,通过国际问题解决国内问题,而这必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影响未来美国的执政理念。“在我看来,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解决问题的思路,从国内转到了国外,博取利益的思维从内部转向外部捞取,增强实力的路径从提高自我转为外部打压。而在我国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强、政治经济地位提升的当下,‘美国优先’的靶点自然会瞄准中国。”省政府办公厅副巡视员周毅分析道。

二、美国的“套路”为什么变了?

有心人会发现,此次中美贸易摩擦美国举起的并不是过去反倾销、反补贴的大旗,而是拾起了301条款,以调查中国侵害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为主要目标。

细看此次贸易摩擦中美国对中国的征税领域更会发现,生物医药、新材料、工业机器人、新能源汽车、信息技术等高科技领域产品尽数囊括其中,涉及的十大领域几乎照搬我国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第一个十年行动纲领《中国制造2025》。

你会发现,这次贸易摩擦美国不是针对中国具有成本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品,而是对中国科技含量较高的科技型机电产品,同时,不是根据进口或出口贸易过程提出要求,而是根据贸易结果,提出减少1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周毅分析道,这充分表明美国希望通过贸易战打压中国的高科技产品,企图遏制中国的核心竞争力,因为科技才是一个国家经济能力强弱的标志。

正如周毅所说,尤其在科技领域,当前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电子商务市场,中国的数字经济规模不断增大,在人工智能层面,美国《纽约时报》也曾撰文指出,中国已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重要玩家,距离美国只有一步之遥。

美国已经意识到中国这个竞争对手日渐强大。过去我们的技术水平是跟跑阶段。而改革开放40年以来,特别是近10年以来,在不少技术领域,我们和美国之间已经从跟跑逐渐向并跑进发,少部分甚至还能做到领跑。过去我们和欧美等国家在贸易方面是互补型的,中国基本以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欧美国家以技术密集型为主,可现在我们也有能力出口技术密集型甚至是国际领先水平的产品。这些都让美国感受到了压力。”陈志成说。

三、开放大省浙江影响几何?

当前,浙江正在向开放强省迈进,在这一过程中,美国显然是至关重要的贸易伙伴。省商务厅统计,美国是浙江第一大出口市场。2017年,双方贸易额实现619.4亿美元,同比增长12.6%;其中,浙江省向美国出口545.8亿美元,约占全省出口的19%。

在投资领域,美国是浙江第四大外资来源地。截至2017年底,美国共在浙江省投资设立6145家企业,实际外资69.5亿美元,其中来自美国世界500强的投资项目就有68个,包括波音、辉瑞、杜邦、英特尔等。同时,美国也是浙江第二大对外投资目的地,万向、吉利等浙江骨干企业均在美国进行了布局。

可以说,浙江与美国的经贸往来已然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

此次贸易摩擦对我们影响最大的是高新技术产品和机电产品,就以安防产品为例,去年海康威视对美出口3.74亿美元,大华股份出口1.54亿美元,这些安防产品在北美、拉美的市场很大。未来除了美国,其他国家会否跟风对我们采取一些相关措施?这也需要充分预估,加以防范。”省商务研究院院长兰健表示,要警惕“贸易战”这一悬在浙江经济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对于不同的企业,未来可能的“贸易战”也会带来不同的影响。对于尚没有产品定价权,抑或利润比较薄的企业影响很大,然而当前这样的浙江企业比例不小,如果提升15%至20%的关税,这些企业就会面临生存问题。当然,这对一些已经在美国并购或者设厂的企业却可能是利好消息,国内的许多同行产量下降后,这些企业在美国的产量和销量就会迅速提升。

省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院长兰建平则着重提到了“进口替代”,尤其在新能源、5G等关键领域的话语权。“宁波的江丰电子就是很好的例子。企业当前赚不赚钱还是次要的,有没有核心竞争力才是关键,如果我们的产品有着绝对优势和定价权,即便美国提高关税,也只能是提高他们购买这些产品的自身成本。”

当然,美国有的不仅仅是贸易摩擦一招,美国税改、制造业回流等因素叠加,都会深入影响浙江与美国的投资互动。兰健分析,从引进外资来看,美国是浙江第四大投资来源地,从特朗普上台后,浙江引进外资碰到了一些困难,尤其是引进美资,已经在浙的美资企业的增资意愿也不是很强烈。至于对美投资,兰健认为,美国对中国企业并购美国企业的限制也会给浙江产业的转型升级带来一些影响。

最后,金雪军院长对本次沙龙作出总结。他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中国对外开放的步伐,改革和开放始终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

转自《浙江日报》2018年4月3日第7版、

"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