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学人
社科学科组专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科学科组专家

朱封鳌:我与中华天台学研究(下)

发布时间: 2019-10-10 10:48:33

  第四节  协同创办天台山文化交流中心 

(一)创办目的

2006年秋天,天台山国清寺副监院、天台宗第46代传人月净法师特地坐车到普陀山佛教文化研究所,找我商量一件大事。他说,天台山是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基础,佛、道、儒三教的名声远播海外。为了贯彻党中央十七届六中全会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指示,不断满足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提升我县城市品位和生活品质,切实增强文化软实力和影响力,打造我县成为“东方精神家园”和“宗教文化圣地”,我们有必要弘扬天台山历史文化,推动我县精神文明建设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我知道他是浙江省佛协常务理事、台州市人大代表,又是台州慈善功德会会长,是个很有事业心的大德,便答应他的要求,回到故乡天台山来一道创办“天台山文化交流中心”,弘扬以天台学为主的天台山儒释道传统文化。

我们商定了天台山文化交流中心的宗旨是:秉持“慈念陶冶人生,推进和谐建设”的宗旨,开展天台山文化和祖国传统文化精华的发掘、研究、交流、弘扬工作,倡导和实践佛教艺术和民族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和创新,为弘扬名山文化,构建和谐社会作贡献。

(二)出版《中华佛缘人物志》、《朱封鳌天台集》

2007年初,我辞去普陀山佛教文化研究所工作,回到故乡天台山,筹办“天台山文化交流中心”,由释月净任法人、会长,我任副会长,邀当地文化界人士参与研究工作,大力弘扬天台山传统文化。这个非盈利性的群众组织,在县委宣传部和县文广局的重视支持下,县民政局登记后,很快得到批准。

2008-2009年期间,我主要编了两本书:第一本是整理在普陀山佛教文化研究所工作期间自己搜集以及约请友人搜集的《中华佛缘人物志》书稿,加以修改和增补;二是整理自己20年来研究天台学的文章,编成《朱封鳌天台集》(3卷)。

先说前一本书。所谓“佛缘人物”是我所首创的说法,从佛教传入中国以来,与佛有缘的人物很多。我们认为称这些人为“居士”,还不如称“佛缘人物”更为合适。因为“居士”一词在古印度只是指四种姓中的吠舍阶级,或有财有德者;在中国古代,据《礼记·玉藻篇》和《韩非子·外储说左》中记载,则只是指居家饱学、隐居不仕之人。在佛教传入中国后,才被赋予新的意义,即指上层信佛人士。然而本书中所记述的人物,有的确是“居士”,有的则不以“居士”自居(如有的佛教学者)。但他们有一点是共同的:即大部分人因家产富有,故可以予佛教以经济方面的有力支持,因有社会地位(包括政治地位),故能为佛教作政治上的保护;有的作为社会上层分子,他们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佛教教义的阐述因之而愈详,弘扬因之而愈广,教法因之而光大。通过他们与社会各阶层的广泛联系,佛教教义和要旨深入传播到全国各地。所以,我们总称这些人为“佛缘人物”。

在我国历史上,与佛有缘的人物很多,其中不乏佼佼者。不少朝代,上自帝王、将相,下至州县的刺史、县令,普遍崇奉佛法。有些虽是政治上的强硬派,如维新变法的王安石、辟佛丞相张商英、“铁面御史”赵林、爱国英雄宗泽等,但都虔信佛教;著名大画家、文学家、艺术家如顾恺之、戴逵、张僧繇、吴道子、白居易、欧阳修、苏轼、苏辙以及公安三袁(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等均信奉佛教;哲学家、教育家如朱熹、晁迥、文彦博、钱象祖等等,更是对佛法深信不疑。这些人不仅使自身获得解脱自在,还为护法弘法、促进社会发展进步作出很大的贡献。

到了近代,不仅僧人和居士继续研究佛学,而且当时的一些哲学家和学者也竞相研习佛学,并将佛学思想作为自己建立理论体系的依据。一些重要的文科大学都开始讲授佛学课程,如梁漱溟、汤用彤、熊十力等均先后在北京大学开讲佛学;蒋维乔在东南大学讲《百法明门论》;唐大圆、张化声于武汉大学讲《唯识三十颂》;景昌极、李证刚于东北大学讲《唯识论》;梁启超和王恩洋则分别于清华大学和四川大学讲佛学。从此,佛学逐渐进入中国哲学史和思想史的领域,成为其重要组成部分。在一些中国哲学史和思想史的专著里,佛学思想也被列为重要内容而有专门介绍,如梁启超在讲中国学术史时专门讲了佛学;胡适、冯友兰在编写中国哲学史时写了佛学。中国佛学终于在近代人所著的中国哲学史著作中占了极其重要的一页。

总之,佛教传入中国后,两千多年在中华大地上,得以慧灯长明,薪火相继,除了广大僧伽奋发着力外,“与佛有缘”者亦功不可没。对于前者,历朝僧传、寺志中记载颇丰;而后者的事迹,往往缺少系统、全面的整理。为此,我们经过长期收集和积累资料,从历代千余人中精选了百名人物,编成《中华佛缘人物志》,荟萃英贤,通览古今,以略补这一历史缺憾。

《朱封鳌天台集》共3卷,这是我二十多年研究天台宗文化的结果。第1卷包括《台宗教史》、《古刹考察》;第2卷包括《法华文句选辑》、《台典考析》;第3卷包括《〈别传〉译注》、《天台修持》、《台密探索》、《台山灵境》等,共计120万字。2009年5月,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2009年,《朱封鳌天台集》荣获台州市第六届台州市文化曙光奖(社科类)。

(三)出版《中国名山文化丛书·天台山系列》

为了响应党中央号召,促进社会主义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加强天台山与国内外佛道名山的文化交流,我夜以继日工作,编写出版“中国名山文化丛书·天台山卷”,共分5册:

《天台山佛教史》阐述天台山的佛教各宗派的发展情况。天台山是中国佛教第一宗——天台宗的发源地,也是净土宗、禅宗各派的重要道场。六朝隋唐时期,是天台山佛教的形成和发展时期。智者带领一批弟子来到天台山,创建道场,讲经说法。后来分别得到陈宣帝、陈少帝和晋王杨广等在经济上的支持和帮助,相继建立道场12所,从而使天台山的佛教事业得以创立。在天台宗弘扬的同时,禅宗各派也开始在天台山安家。净土宗的兴起,几乎与天台宗同时。本书全面介绍了以天台宗为首的佛教各宗派在天台山相互圆融和合、共同发展的历史。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天台山佛教事业出现了欣欣向荣的景象。与此同时,日本、韩国佛教界与天台山的交流日益频繁,天台佛教在国外特别是东南亚一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天台山道教史》阐述天台山成为道教名山的历史。天台山道教神话传说始于轩辕皇帝时期。据《历世神仙体道通鉴》记载:“(轩辕)皇帝尝往天台山受金液神丹。”西汉茅盈“遏西城王君,告以玉佩金珰之法,玄迹渺迈,白日神仙,乘飞步虚,越波凌津……与王君俱到赤城玉京洞,莅司命之任。”在此前后,灵宝派创始人葛巢甫的祖父葛玄(164-244),来天台山隐修。居桐柏山建法轮院、降真台等,立坛授道。六朝时期,魏夫人来天台山修道。从此,赤城山玉京洞被道家定为天下十大洞天之一。唐代上清派高道司马承祯居天台山,曾数度应帝王之诏赴京,和陈子昂、李白、孟浩然、宋之问、王维、贺知章等大诗人交游,道功甚高。两宋时期,高道张伯端创南宗,又称紫阳派、天台宗。该派以“先命后性”修炼方式著称,影响甚大。元明清时期,龙门派取代南宗而起,天台山桐柏宫派成为龙门派的重要支派。龙门派自清初“中兴”后,一支独秀地传衍不绝,支派愈衍愈繁,地域愈传愈广。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天台山道教事业发展很快:天台山玉京洞、鸣鹤观重新整建,轩辕台、桐柏宫新址等也开始建造,中国南宗养生文化院在桐柏山成立。养生文化院成立后,天台桐柏宫致力于南宗历代祖师养生长寿的研究和推广工作。 这一切,使得天台山源远流长的南宗祖庭建筑文化和养生理论都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和弘扬。 

天台宗浅谈 

《天台宗浅谈》以通俗易懂的语言介绍天台宗的简单历史和主要思想。先介绍天台宗的渊源,南北朝的禅法和慧文、慧思的思想。然后介绍智者大师的生平,特别是大苏山受学、金陵弘法和在天台山隐修的情况。接着介绍智者的名著及其思想。包括天台宗的主要义理(如三谛圆融、性具善恶、判教思想等等)和天台宗主要修持方法(如止观修习、四种三昧 、十乘观法和忏法修持等等)。书中特别介绍修习天台止观的现实意义,即止观与治病。具体分析坐禅中为什么会得病,以及怎样治疗坐禅中的病患。还谈到怎样运用天台止观的修持方法,山居修炼,达到养生长寿的目的。最后,介绍天台宗在日本、韩国和香港、台湾等地的重大影响。 

天台山佛道儒传说 

 《天台山佛道儒传说》主要介绍天台山历代佛道儒三教活动的传说故事。自汉代以来,无数高僧、高道和名儒在天台山隐居、修炼,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传说。除了见于史籍记载外,更多的是在当地民众的口头中流传。这些传说故事,使静态的客观山水更具有飞动的灵性,使逝去的历史人物依然徜徉在地方风物之间。从而使瞻仰天台山的香、游客,由现实追寻到遥远的过去,增强对天台神奇山水的热爱。本书从史籍记载和流传民间的佛道儒传说中,精选百余则供读者品赏。这些传说,充分表明佛道儒三教圆融共处,共同发展了天台山文化。

《台州山水方外诗词选》主要介绍历代歌咏台州锦山绣水的优秀诗词。台州以天台山得名,山海交辉,佛光仙影,发人遐想。从六朝到当代,全国著名诗人大都慕名来游。其中,晋代的谢灵运,唐代的李白、孟浩然、元稹、刘长卿、陆龟蒙、许浑、皮日休、方干和宋代的李清照、周邦彦、戴复古等大诗人,都曾留下脍炙人口的诗作。这些作品流光溢彩,已成为中国名山文化宝库中的珍宝。至于近代新建的景点,则赖当代诗人的彩笔,淋漓尽致予以描绘。2010年起,我们在台州各县市诗词学会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编成本书。书中先将全市各县主要景区加以简要介绍,再从古今诗人歌咏这些景区的山水方外诗词中,精选了部分优秀的诗词,供游访者鉴赏。

2012年,《中国名山文化丛书·天台山系列》共5种,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这套丛书荣获台州市第七届台州文化曙光奖(社科类)。

(四)编《日本高僧西游记》、《洞天仙踪》以及《幽溪讲堂文化丛书》等

在编著《中国名山文化系列·天台山系列》的同时,2015-2017年,我又应天台县政协和高明讲寺了文住持之邀主编《日本高僧西游记》、《洞天仙踪》,以及《幽溪讲堂文化丛书》等。

《日本高僧西游记》是天台县政协文史委委托我主编的。我与县政协文史委员一道,搜集唐宋期间日本来华高僧中的著名人物如最澄、空海、圆仁、圆珍、慧萼、荣西等等入唐求法的故事。这些日本高僧因仰慕天台高僧的学识和德行,不远万里,踏波蹈海,自东来西,撰写了一部可歌可泣的“日本高僧西游记”,与唐僧“西游”相比,毫不逊色。《日本高僧西游记》共38万字,2015年底完成;2016年3月,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首印6000册,深受读者的好评。 

洞天仙踪 

2017年4月,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了我与曹志天合著的《洞天仙踪》一书。书中写的是早在1300多年前,浙江天台山隐居着一位著名高道,名叫司马承祯(公元647-735年)。他在天台洞天观和桐柏观隐居时,潜心研究唐以前的道教洞天福地之说,同时游访全国名山,仔细察究山形山势、洞穴、涧水和四时风雨云气,完整地提出了天下“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之说,并且编撰《天地宫府图经》初稿,成为后来道家隐居修炼的接地气、通天脉的著名场所。晚年,他受唐玄宗之命去经营被誉为“天下第一洞天”的河南王屋山洞天,最后完成《天地宫府图经》一书后,在那里羽化。

《天地宫府图经》中所着重介绍的是天下十大洞天,它们座落在奇峰名山之间,风景秀丽,仙气十足,当然也是人们养生修炼和寻幽访胜的绝好场所。这十大洞天是:

一、王屋山洞,在今山西垣曲、阳城和河南济源等县之间。二、委羽山洞,在今浙江台州市黄岩区。三、西城山洞,陶弘景《登真隐诀》考定为终南太乙山,在今陕西西安市。四、西玄山洞,杜光庭考定为华山洞,在今陕西华阴市。五、青城山洞,在今四川都江堰市。六、赤城山洞,在今浙江天台县。七、罗浮山洞,在今广东博罗县。八、句曲山洞,系茅山宗本山。在今江苏句容县。九、林屋山洞,在今江苏吴县。十、括苍山洞,在今浙江仙居县、临海市交界的括苍山。

中国十大洞天,我们台州就占有三个(即黄岩区委羽洞天、赤城洞天、括苍洞天),充分表明台州山水风物在全国的崇高地位。这些洞天的美好风物和历史人物传说,既可供科学界、史学界研究参考,也可作为旅游者寻幽访胜时的美妙谈资。

《幽溪讲堂文化系列丛书》是天台山高明讲寺住持了文法师约我主编的。了文法师考虑到高明讲寺的前身是“幽溪道场”,是当年智者大师在天台山首创的十二刹之一,是天台宗的根本道场之一,在天台宗史上具有特殊的重要地位。智者大师曾在此讲经说法,教授弟子,并注《维摩经》。明代传灯大师重振幽溪道场,著述宏博,影响广被,使天台宗得以中兴。《天台山幽溪讲堂系列丛书》。首批六种书各具特色:《天台山高明讲寺志》记录了从智者大师开山建寺直到觉慧、了文法师续建古寺的劳绩;《天台山历代高僧传》、《天台山佛教文化漫谈》、《觉慧法师传》、《天台山异闻录》等,记录了以天台宗为代表的天台山历代高僧的硕德懿行和天台山深厚的宗教文化底蕴;《名山佛教文化》专辑则是觉慧法师创办的意在弘扬全国各大名山佛教文化,使中华佛教走向世界,成为构建和谐世界的一种精神力量。 

第五节  主编《中华天台学系列丛书》

 从1958年到2018年,我共写作了60多年。我的著作可以说大都是围绕天台山文化圈的。我因为长期主要研究天台宗,最终的目的是想邀请全国教授学者一道,共同编著一套《中华天台学系列丛书》,为弘扬中华天台学而贡献自己最后的心力。

(一)根据要求拟定书目

天台学是以佛教天台宗为主的天台山佛道儒文化。它在日本、韩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影响很大,在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也有一定影响。天台宗是中国佛教史上最早形成的一个宗派。由于这个宗派是隋代智顗大师(538-597)居天台山(今浙江省天台县境内)时所开创,所以称为天台宗。

天台宗的理论学说,是具有独创性的。但它又是吸取了当时中外各种义学理论,不断完善自己,才得以形成的。我认为,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对印度龙树学

说继承和发展。

众所周知,天台宗是以龙树的学说为其核心思想的。例如,天台宗一心三观的理论,原出于龙树《中论》的“三是偈”。天台宗虽然继承了这一学说,但却进一步认为每一观皆可统摄其余二观:取空观,则一切皆空;取假观、中观亦然。目的是要扫除对概念的执著,表示概念的无决定性。

第二,对南北朝佛、道、儒理论的融摄。

我国南北朝时期,佛、道、儒各家学说百花齐放。智者大师在弘扬大乘佛教的义理时,是融摄了各家学说的精华,才形成独具特色的天台宗的。

从禅法方面说,当时北方重坐禅,南方重义门。天台宗从三祖慧思大师开始,便设法把南北禅法汇合起来。《续高僧》卷17《慧思传》称慧思在南方教授禅法后,“慨斯南服,定慧双开。昼谈义理,夜便思择。”从而使“南北禅宗,罕不承绪”。智者更强调止观不二、定慧双修的重要。他在《修习止观坐禅法要》中说:“止乃伏结之初门,观是断惑之正要。止则爱养心识之善贤,观则策发神解之妙术。止是禅定之胜因,观是智慧之由藉。若人成就定慧二法,斯乃自利利人,法皆具足。”并且指出:“此之二法,如车之双轮,鸟之双翼。若偏修习,即墮邪倒。”在他的大声疾呼下,天台宗的止观双修成为最殊胜的法门。

 对于当时盛行的道家思想,天台宗也并不是完全排斥,而是认为道家的某些思想是学佛的初级阶段。慧思在《誓愿文》中说:“誓于此生作长寿五通仙,修习诸禅定,学第六神通,具足诸法门,分就等觉地,妙觉常湛然,以此度众生。”(见《大正藏》第46册)他修禅时,还学道家先行炼丹:“愿得深山寂静处,足神丹药修此愿,藉外丹力修内丹,欲安众生先自安。”(同上)智者大师来天台山修持的原因之一,则是:“闻天台地记,称有仙宫,白道猷所见者信矣。《山赋》用比蓬莱,孙兴公(孙绰)之言得矣。若息缘兹岭,啄峰饮涧,展平生之愿也。”(《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显然,他是寻求仙道静地,以利修持。在修习中,他采用了行之有效的某些做法,如在《摩诃止观·观病患境》中,主张用道家的服气和吐气法来治病。他说:“用气治者,谓吹、呼、嘻、呵、嘘、呬,皆于唇吻吐纳,转侧牙舌,徐详运心,带想作气。若冷用吹,如吹火法;热用呼;百节疼痛用嘻,亦治风;若烦胀上气,用呵;若疾癮,用嘘;若劳倦,用呬。”这些办法也可以用来治疗因坐禅不调而引起的病患。此外,他在《修习止观坐禅法要》中说的“系缘鼻端”、“止心丹田”和《六妙门》中说的“数”、“随”等,我们都可以从道家的说法中看到它的影子,而智者则是将它作为修习止观的初级阶段加以利用的。

对于儒家的思想也是如此,天台宗是取其精华。例如,智者大师将佛教的大慈大悲与儒家传统的忠孝、博爱等理论联系起来,真正做到庄严国土,利乐有情。在《观音经义疏》中,当有人提出“十法界众生无量,机既无量,云何一时令得解脱”时,智者即以父母对所有儿子的普遍慈爱为喻,回答道:“譬如父母念子心重,多智,多财,具大势力,众子在难,即能俱拔之。”又如他在《临终遗晋王书》中自称:“生来所以周章者,皆为佛法,为国王,为众生。”明确地表达了人间佛教的思想。关于人性论方面,儒家历来有性善性恶之争:孟子认为人性本善,荀子则说人性本恶,与孟子同时代的告子讲人性本无善恶,善恶乃是后天才有。对于这种传统的道德观念,三祖慧思曾提出如来藏“性具染净”之说。智者大师由这一观点出发,进一步提出“性具善恶”说。他认为,善恶染净都可以看作天然的性德。本觉之性、真心真性或佛性,具足菩萨界以下九界的恶法及佛界的善法,即总具十界的三千善恶诸法。众生即具佛的真心真性,故六凡道中具四圣道,众生界摄佛界。但另一方面,佛界亦摄众生界,佛性亦有善有恶。他在《观音玄义》中说:“问:阐提与佛断何等善恶?答:阐提断修善尽,但性善在;佛断修恶尽,但性恶在。”从慧思的“性具染净”说,到智者的“性具善恶”说,这一变化标志着印度佛教的进一步中国化,是印度思想与中国传统的儒家人性论思想的进一步融合。

第三,新的发挥创造。

天台宗的佛学理论之所以博大精深,除了博采中外佛学界的传统学说外,还有许多自己新的发挥创造。例如一念三千之说,智者认为人的当前一念识心,即含有三千种法的内容,以显宇宙的全体。他依据《华严经》所说众生的存在境界有十,由佛以至地狱;这十界又各含其他的十界,如此便成百界;这百界又如《法华经》所说,各各可从十面来看(十如是),百界合起来,则有一千种可能,即是千如;这千如与《大智度论》所说的三世间(众生、国土、五阴)配合起来,便成三千之数,即是三千种可能的境界,代表全体的宇宙。当前的一念,能含三千法,包容现象界的全体。总之,这一类独具特色的理论,是非常多的。

天台宗在国外的影响极大。特别是20世纪以来,日本天台宗及其他佛教教团的多所大学,均注重研究天台教义和天台宗史,培养了大批的弘法人才;韩国也建立了高规格的台宗教学、研究机构,研究天台精奥赅博的义理。但比较起来,国内对台宗的研究尚嫌不够。正如陈兵、邓子美先生所说:“具有中国特色的台学深层哲理未能深入发掘,与西方现代哲学的比较也很欠缺;止观修行原理未能以现代科学的眼光加以研究;台宗史上灵峰派标志着一大转折,但该派在促进台宗弘传四方的同时,也使自身特色渐渐消磨,与佛教其他宗派混同。”(见《二十世纪中国佛教》第406页)幸而,90年代以来,天台学人与佛学界已引起重视。1993年,普陀山佛学院办起了天台宗研究班;1998年创立的普陀山佛教文化研究所更确立了以弘扬天台教观为主旨。在学术著作方面,王志远、王雷泉、潘桂明等许多学者,也出版了有关台宗的专著。台宗的研究,已开始呈现蓬勃发展的趋势。

 我们聘请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黄心川教授和杨曾文教授任丛书顾问。我在与他们商讨丛书的选题时,他们均认为: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所说的“天台学”概念,应当与前人所说的“天台学”,概念应有所不同。前人所说的“天台学”,通常纯指“天台佛学”;而我们所说的“天台学”,应当是指的佛教天台宗为主的天台山佛道儒文化,及其对中华佛道儒文化产生的重要影响。这也可说是“广义天台学”。经与他们仔细研究后,决定丛书共20册,分别延请国内各大院校教授学者撰写,书目如下:

1、《中华天台学通史》

2、《天台三大部选萃》

3、《童蒙止观与六妙门》

4、《金光明玄义与金光明文句》

5、《观音玄义与观音义疏》

6、《天台学与禅思想》

7、《天台学与净土思想》

8、《天台止观与唐宋道教修持》

9、《天台心性论与宋明儒学思想》

10、《宋代天台佛教思想研究》

11、《天台学研究》

12、《天台学研究续集》

13、《天台学思集》

14、《天台佛道文化与民俗信仰》

15、《天台学史迹考察与典籍研究》

16、《天台修持与台密探索》

17、《日本安藤俊雄的天台学研究》

18、《天台学纵谈——首届中华天台学研讨会文萃》

19、《天台学精谈——第二届中华天台学研讨会文萃》

20、《世界视域下的天台学》

第1册概说天台学的历史情况;第2.3.4.5四册分别译释天台学的主要典籍;第6.7.8.9四册分别阐释天台学对中国佛道儒三教的重要思想影响;第10.11.12.13.四册是当代主要天台学研究专家的论文集;第14.15.16.17四册是关于天台民俗、史迹、修持以及日本天台学的研究情况;最后3册是召开国内、东亚、全世界3次中华天台学研讨会的论文选萃。这20册书,充分概括了中华天台学研究的方方面面。

(二)组织学者撰写及出版情况

《中华天台学系列丛书》20种,从2016年至今已出版《中华天台学通史》、《天台学与净土思想》、《天台学研究》、《宋代天台佛教思想研究》、《天台学史迹考察与典籍研究》、《天台修持与台密探索》等7种;《天台学纵谈——首届中华天台学研讨会文萃》等7种。即将出版的有《天台三大部选萃》、《天台学思集》、《天台学精谈——第二届中华天台学研讨会文萃》3种。另有《童蒙止观与六妙门》、《金光明玄义与金光明文句》、《观音玄义与观音义疏》、《天台学与禅思想》、《天台止观与唐宋道教修持》、《天台心性与宋明儒学思想》、《天台学研究续集》、《天台佛道文化与民俗信仰》、《日本安藤俊雄的天台学研究》等。丛书全20种,除本人已撰3种外,其余已约请中央民族大学、上海大学、天津大学、山东大学、香港大学、苏州大学 、江苏科技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江西大学等研究天台学的教授学者撰写。2021年内可全部完稿。最后一种《世界视域下的天台学》,已与北京大学佛教研究中心商定2019年12月上旬在北京大学召开第三届中华天台学研讨会,主题是:“从天台到比叡:中日韩天台的传播、互动与东亚社会”,邀请国内外知名天台学研究专家共叙研讨,选取其中文萃编纂而成。

我今年82岁,到2022年《中华天台学系列丛书》20册全部出版时,我已85岁。正如当年曹孟德所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如今,我虽已年高,但身体健壮,精力充足,深信我的宏愿定能如期完成,“中华天台学”必将在中国乃至世界哲学史上成为一门影响深远的显学!

 

附:本人著作书目

一、《明清故事选》(黄振玉、朱封鳌、徐曾渭译),1958年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

二、《戚继光台州抗倭》(朱封鳌著),1983年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

三、《中医药传奇》(王金育、朱封鳌著),1990年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出版

四、《台州地区歌谣谚语卷》(朱封鳌选编),1991年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五、《天台山风物志》(朱封鳌著),1991年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

六、《江东佛教文化》(朱封鳌编),1993年团结出版社出版

七、《高明寺志》(朱封鳌等著),1995年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

八、《天台县志》(朱封鳌总纂),1995年汉语大词典出版社出版

九、《天台山历代诗选》(朱封鳌等编),1996年黄山书社出版

十、《中国佛学天台宗发展史》(朱封鳌著),1996年汉语大词典出版社出版

十一、《妙法莲华经文句校释》(上下册,朱封鳌校释),2000年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十二、《普陀山观音文化胜迹游访》(朱封鳌著),2002年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十三、《天台宗修持与台密探索》(朱封鳌著),2004年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十四、《天台宗概说》(朱封鳌著),2004年巴蜀书社出版

十五、《朱封鳌天台集》(三卷,朱封鳌著),2009年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十六、《中华佛缘人物志》(朱封鳌主编),2009年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

十七、《佛教入门——天台宗》(朱封鳌著),2009年12月四川巴蜀书社出版

十八、《法华文句精读》(朱封鳌著),2010年11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十九、《中国名山文化丛书·天台山系列》《天台山佛教史》(朱封鳌著),2012年10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二十、《中国名山文化丛书·天台山系列》《天台山道教史》(朱封鳌著),2012年9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二一、《中国名山文化丛书·天台山系列》《天台宗浅谈》(朱封鳌著),2012年9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二二、《中国名山文化丛书·天台山系列》《天台山佛道儒传说》(朱封鳌编),2012年10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二三、《中国名山文化丛书·天台山系列》《台州山水方外诗词选》(朱封鳌主编),2012年10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二四、《妙法莲华经文句》(佛教基本典籍,朱封鳌点校),2013年10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二五、《日本高僧西游记》(朱封鳌等著),2016年3月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二六、《洞天仙踪》(朱封鳌、曹志天著),2017年4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二七、《天台山佛道文化漫谈》(朱封鳌等著),2018年10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二八、《名山佛教文化》(朱封鳌等著),2017年9月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

二九、中华天台学系列丛书:《中华天台学通史》(朱封鳌、韦彦铎著),2016年3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三十、中华天台学系列丛书:《天台学史迹考察与典籍研究》朱封鳌著,2018年9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中华天台学系列丛书》共20册,释月净、朱封鳌主编。除朱封鳌撰写2种外,其余各书已约请国内各大院校教授学者撰著。从2016年至今,宗教文化出版社已出版7种,计划2022年全部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