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社科成果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科成果

叶险明:《马克思历史认识模式的复杂性及实践解读》

发布时间: 2018-04-20 11:59:27

         

该论文认为,在马克思历史认识模式中,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关系的普遍和特殊是联结在一起的,不过,由于时代和相关理论表述的局限性,特别是马克思晚年为俄国农村公社和整个俄国缩短向社会主义发展历程所设定的“历史环境”没有出现,这就给后人留下了把“普遍”和“特殊”分离开来进而对立起来的“空间”。由于种种原因,1905年以后,在普列汉诺夫和列宁那里,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关系的普遍和特殊开始逐渐变为两种独立的认识范式。虽然列宁在反外国武装干涉和国内战争结束后不久就意识到了这方面问题的严重性,故把“普遍”和“特殊”统一起来的趋向在他当时的相关思想中以不太稳定的形式显示了出来,但他过早的去世又中断了这种趋向。斯大林社会主义模式把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关系的普遍和特殊彻底割裂开来,使它们成为两个相互否定的认识范式,甚至用后者取代了前者。这对落后国家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把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关系的普遍和特殊有机结合起来、超越马克思历史认识模式所产生悖论的方面,提供了一条可供选择的现实性路径。这是对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创造性发展。当然,在这方面,我们在理论和实践上还存在着一系列不能不高度重视和亟待解决的问题。

该论文提出并系统论证了马克思“历史认识模式的两种形态”及其相互关系问题,全面考察了马克思这两种历史认识模式形态同他对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关系的普遍和特殊认识发展间的复杂联系,从而把马克思的相关思想及其对以后落后国家社会主义发展的复杂影响,置于一种动态的历史观分析框架中来把握。论文基于对马克思相关思想发展逻辑的把握,从一种新的方法论视角即“历史的长时段”与“历史的短时段”相统一的角度,重点考察了普列汉诺夫和列宁在对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关系的普遍和特殊的认识方面,从统一到“分离”的历史和逻辑(这也是马克思历史认识模式产生悖论过程的历史和逻辑),并从方法论上说明了斯大林社会主义模式何以把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关系的普遍和特殊视为相互对立的两极,从而诠释了20世纪落后国家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发展过程的复杂性。此外,论文还从马克思与普列汉诺夫、列宁的相关思想演变发展的逻辑以及20世纪落后国家社会主义发展的复杂性角度,对自改革开放以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了世界历史定位。

该论文先后被人大复印资料《哲学原理》以及《中国社会科学文摘》《新华文摘》等权威期刊转载,它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丰富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提供了重要的方法论启示。

刊发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4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