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普及
科普活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普活动

“我的编年史”故事之十七:33年,我在杭州的四个家

发布时间: 2018-09-03 14:09:19

口述 周建荣 记录 郭婧

周建荣说,很多人讲搬家会越搬越发,他这辈子搬了四次家,倒不是想发,而是想有个自己的家,家里人平平安安,幸福快乐地过好每一天就行。从初到杭州,一个人住在单位宿舍,到现在一家五口安居在钱江六苑的家中,这就是改革开放带给他的最大幸福。

 

1978

我住进厂里的集体宿舍

这一年,我结束知青生涯,从农村回到杭州,到一家国企的水产公司冷冻厂工作。

我期待着美好生活,但一切要从零开始——因为我在杭州没有家。之前,我是奶奶带大的,住在余杭塘栖,直到去农村插队。而在杭州工作生活的父母,房子只有6平方米,全靠门外天井的空地来洗、烧,根本没我的容身之地。父亲说,你住厂里的集体宿舍吧。就这样,我和工会说明情况后,住进了集体宿舍,不用交房租,倒也惬意。一个宿舍三个人,睡高低铺,上铺放东西,下铺睡人,每天下了班室友就像兄弟一般打闹、外出游玩。

 

1985

租了城郊的房间当婚房

随着年龄增大,我面临结婚的现实问题,得有自己的房子。我插队时谈过一个女朋友,是大队知青,因为种种原因分手了一段时间,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一穷二白,没法谈婚论嫁。虽说厂里有职工住房,但相当紧张,基本上已没房可分了。怎么办?我29岁了,在当时算是非常大龄,女友还比我大两岁,我们不能等厂里分房再结婚。我只好租房,当时工资50多元一个月,贵的租不起,只能租离市区远一点的市郊农民房。后经朋友介绍,租了北大桥一间20平方米左右的农民房。四周都是稻田,上班还要经过一段七八十米的田埂。我们用湖蓝色的涂料把墙壁刷了个遍,地上用红漆打底,搬进新家具,就高高兴兴地结婚了。

这是我在杭州的第一个家。

第二年,儿子就出生在这间房里。

 

1988

真正有了一个自己的家

厂里传来消息,要造房子了,这对我这样的无房户来说,是天大的福音。可要房子的人多啊,每人都有理由和难处,而房源有限。于是,厂里的分房小组用打分的办法,结合工龄、工作表现、家庭住房情况等等,谁分数高就分给谁。最后,我分到了一间别人调剂下来的旧房,在杭州第三医院旁的道院巷里,22平方米。

分房名单发布那天,我在张贴名单的大厅里,蹦起了三尺高——从此不用租房了,真正有了自己的家。这是一间老式的青砖瓦房,夏天阴凉,但也潮湿,特别是黄梅天,地上、墙壁上会渗出水珠,房子有前窗,没后窗,空气不流通,也没卫生间,每天要去公厕倒马桶,房门前有一间搭建的厨房。可我还是很高兴啊,这是我的家啊!

我向房管站申请维修人员把房子维修了一遍,再用油漆、涂料刷了一遍,房子面貌焕然一新。搬进去第一天,儿子吵着要回原来的家睡觉。我说:"儿子,你以后就住这里了,这就是你的家。"

但这年,遇到了杭州百年不遇的88台风,青砖瓦房在狂风暴雨吹打下,吱吱嘎嘎响,外面狂风暴雨,屋里小雨滴答,好不容易撑了过去。

 

1998

住上了混凝土结构的房子

青砖瓦房这个家,我们住了十年,直到1998年,我们家所在位置被规划为改建后的西湖大道了。拆迁有两种方案,要么三年后回迁到如今的滨江,要么房子折价后货币安置,这样就不用等三年。我选择货币安置,买了清泰小区一处46平方米的房子,花了13万元。这下,我终于住上了混凝土结构的房子,房子不大,可五脏俱全,两室一厅还有卫生间和厨房。

儿子搬进新房第一天,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跳了好几跳,他高兴啊,以前他就用一个小钢丝床和我们睡在一个房里,现在有自己的房间了。

 

2005

搬进了宜居的回迁房

2002年末,又遇上解放路延伸段拆迁。这次我没有选货币安置,而是选了回迁。在外租房三年,2005年,我们回迁到现在住的地方——江干区钱江六苑。这里地方开阔,绿化面积大,周边配套设施齐全,学校、公园、广场、医院、购物中心样样有,适宜居住。我当时花了10多万元多买了些面积,拿到一套79平方米的房子。前几年,儿子在这套房子里结了婚,生了孙子。

我爱我的家。